那些东京的店员们

写这篇短文也不是为了评判什么,只是纯粹的记录。

可能是因为中文是我的母语,所以有时会拥有一些独有的敏感。去au店内两次,上一次是办理手机,这一次是因为发现荧幕有了划伤,所以准备贴个膜,顺便去掉5分钟电话无限拨打的功能——毕竟上个月一个电话都没有打。
如果把我接触过的这两位au的工作人员与我的对话打成逐字稿的话,你很难觉得他们的接应有任何问题,甚至在搞错了我需要的贴膜的种类的时候,和我说了一句「对不起」。很明显在中文中这并不是需要说「对不起」的程度。而应该是一种长期使用日文的训练之后培养的一种习惯,并且带入了中文。不过我的重点不在于此。
因为你很明显能感受到这种语气背后的冷淡——或许这份冷淡来自于她们工作的疲惫。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这种情况在西日暮里附近的某家麻辣烫的店内也有这种感觉,在店员发现我是讲中文的时候,语气就莫名的没有那么的耐心了,甚至在我索要某个东西(具体是什么我记不清了)的时候说「你等一下我给你拿」。

在东京一个多月,见过了很多店员。

日暮里车站前的福太郎药妆店,在你进入地下一层的时候会有一位店员和你机械打招呼,甚至在理货的时候也会在嘴中像是装了定时机器的一样的「いらっしゃいませ」。西日暮里车站附近的一个便利店的老婆婆也会在你准备结账的时候像是习惯的一样把「すみません」「おまたせしました」「いらっしゃいませ」的话一口气咕咚咕咚的咕哝出来。甚至让我想起了家乡小卖店的那个你一进门就会来一句「欢迎光临」的电子机器。
又或者新宿的Apple Store,在我购买MacBook的那天,接待我整个购物过程的店员似乎是新人,甚至并不是非常熟悉Apple Store的那台特制版iOS终端,在教授他的前辈在每一步都会说「よくやった」。

两种都是一种刻意,但又截然不同。

我正在想,如果au的讲中午的店员们在接待讲中文的客人流露出的虽然依旧恭敬但细细感受可以品尝出疲惫的语气,那么一般的日本人店员情绪积极的态度或许会莫名的有些细思恐极。

写到这里,我甚至回忆了一下家乡的超市和小卖店和店员接触时候的样子。超市里往往就是「有会员卡么?」「要袋子么」,而我大概也只会说「支付宝」或者「闪付」。小卖店就更简单了。「多少钱」「微信」「付过去了」足矣。
到了异乡,前戏和后事儿多了许多。两方都得情不自禁的「谢谢」一下。